李彦荣认妻

编辑:轻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3 03:23:1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李彦荣认妻》是华县皮影戏剧目之一。
中文名
李彦荣认妻
外文名
Yan-rong li to recognize his wife
出    处
华县皮影
实    质
皮影戏剧目
剧目内容

  冤枉。尊一声王爷千岁,小妇人冤枉冤屈呀。
  中军:等。大胆民女,竟敢冲撞我家王爷。这,武士们,给我打了下去。
  众衙役:啊。
  李彦荣:且慢。中军。
  中军:呦。
  李彦荣:这一民女,她有冤枉,叫她到住府衙门去告,不要难为于她。
  中军:遵命。开道。
裴秀英:吩咐一声打打打。御街上打坏了我裴秀英。我左边爬爬爬,爬爬不起,我右边爬爬爬筋骨疼,两膀多加十分力,裴秀英脱离了青沙地川平。
  眼望家乡流眼泪,哭声婆母你细听,实指望儿媳来寻夫,不料想把命丧在西京城。夫贵妻贫难想见,冤沉黄河洗不清。上前告状难靠近,官兵皮鞭打得凶,有心不告回去吧。不,我来到西京为何情。罢,秀英豁上不怕死。我豁上个破头撞金钟。头上整整青丝发,理理罗裙往前冲。李彦荣他从大街走,裴秀英就把小巷行,直奔着小巷赶上去。
  尊一声王爷千岁,小妇人冤枉,冤屈啊。
  中军:启禀王爷,那一民女又赶上前来,喊冤叫屈,打她不退。
  李彦荣:中军。
  中军:呦。
  李彦荣:对她言讲。州有州府,县有县衙。哪里所管,哪里去告。你家王爷不理民间之事。
  中军:是。告状的民女,我家王爷吩咐,州有州官,县有县衙,哪里所管,哪里去告。我家王爷不理民间之事。
  裴秀英:王爷,民女冤深似海,州县衙门管它不了,无奈才告到王爷面前。闻听王爷爱民如子,求王爷做主。
  中军:稍后。启禀王爷,那一民女言道,她冤深似海,州县衙门管它不了,闻听王爷爱民如子,求王爷做主。
  李彦荣:啊!看她冒死含冤,必有难解之情。中军。
  中军:呦。
  李彦荣:将她带好,回府听审。
  中军:是。开道.
李彦荣:彦荣坐大堂,文武列两厢。掀开萧何律与民审冤枉。中军。
  中军:呦。
  李彦荣:将那含冤民女带上堂来。
  中军:是。含冤民女上堂。
  裴秀英:来了。与王爷叩头。
  李彦荣:罢了。啊,这一民女,看你的装束不像此地人士,先表家乡,后诉冤枉。
  裴秀英:王爷容禀。跪在大堂诉冤情,尊声王爷你细听,问俺家来家不远,永江县内有门庭。公爹的名字李百万,生下儿子有两名,我兄弟名叫李彦贵,我丈夫名叫李——彦——荣。
  众衙役:噢——
  李彦荣:啊,将士们为何喊堂?
  中军:冲撞王爷的名讳就得喊堂。
  李彦荣:哎,这普天之下,难道说只有你家王爷叫李彦荣么?这一喊她不要紧,吓得这一民女战战兢兢,不敢说话,要是有人偷听了官司,岂不是说你家王爷仗势欺人?
  中军:这是王爷的威风。
  李彦荣:免去威风,两厢退下。
  中军:是,两厢退下。
  众衙役:啊。
李彦荣:啊呀,这一民女言道,她的丈夫名字叫李彦荣,莫非她就是……嗯,我自有道理。啊,这一民女你进京告状可有状纸?
  裴秀英:启禀王爷,民女在家头顶白纸,求人写状无人敢写。
  李彦荣:嗯,听你之言冤情实大。常言道,告状为虚,口述为实。我来问你,你要告何人呢?
  裴秀英:我要告的就是那个奸贼黄岩珍。
  李彦荣:哪个黄岩珍?
  裴秀英:就是当年做过丞相的黄岩珍。
  李彦荣:嗯?他乃丞相,你乃民女。你告他三状两状,若是真情,王爷与你做主。若是枉告了好人,你可知罪?
  裴秀英:民女知罪。
  李彦荣:你可知法?
  裴秀英:民女知法。
  李彦荣:好。既然知罪知法,你不要害怕,慢慢地诉来。
  裴秀英:王爷呀!头一状不把别人告,状告那奸贼黄岩珍。朝中放他去办案,贪赃枉法害好人。板子打死个乡下佬,夹棍夹死两举人。御史大人参一本,把老贼押进监牢门,押在监牢待定罪,遇着俺公爹查监门,老贼见俺的公爹到,花言巧语泪淋淋。俺公爹信了他的花语,一心救他出监门。俺公爹在清官面前求情分,赃官面前花金银,金银花了无其数,把老贼搭救出监门。老贼罢官回家转,备下礼物来感恩。俺公爹不图财和礼,不图报答为救人。他又请俺公爹把酒饮,他问道哪家公子未成婚。公爹说一生一世两犬子,还有次子未成婚。老贼说,你家有位二公子,我家有位丑千金,你有男来我有女,好不好咱两家攀个亲。公爹说,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下无媒不成婚。老贼说上有泰山为媒证,下有黄河来主婚。泰山倒了亲还在,黄河干了也是亲。老贼说了这番话。我公爹点头允了亲。谁料想,俺公爹一场大病下世去,俺家里去了个有福得人,家中不幸遭大火,烧得片瓦也无存,烧得金银化成水,五谷杂粮化灰尘,一把大火烧穷了俺,家贫如洗不如人。俺兄弟万般无计奈,大街之上去卖文,卖文卖到黄家府,遇上奸贼黄岩珍。他把俺兄弟诓进府,逼着彦贵来退婚。俺兄弟摇头说不肯,那老贼棍打鞭抽折磨人,俺兄弟万般无计奈,被逼写书来退婚。老贼见了退婚纸,一步一棍把俺兄弟赶出了门。这都是老贼做的事,你说恨人不恨人?
李彦荣:此事当真?
  裴秀英:当真。
  李彦荣:不假?
  裴秀英:不假。
  李彦荣:好。这一状我准下了。你先回店房歇息去吧。
  裴秀英:且慢。我还要告这第二状。
  李彦荣:这第二状,你告的何认?
  裴秀英:状告永江县七品县令郭子春
  李彦荣:莫非你要告你的父母官不成?
  裴秀英:正是。
  李彦荣:你可知告官如同告父?
  裴秀英:王爷,你可知他害民如同杀子?
  李彦荣:嗯。被你讲在理上。你若告的实情,王爷与你做主,若是有半句虚言,你可知罪?
  裴秀英:民女知罪。
  李彦荣:你可知法?
  裴秀英:民女知法。
  李彦荣:好。既然知罪知法,你不要害怕,慢慢地诉来。
  裴秀英:王爷容禀。二状不把别人告,我状告知县郭子春。他做官不为民除害,图了银钱害好人,勾结老贼黄岩珍,害我兄弟入监门。按下这些暂不表,再说说黄府的黄千金,她和俺兄弟约定好,三更花园赠金银。俺兄弟对我说一遍,俺拉着兄弟细忖。我言道,兄弟啊,不去罢来不去罢,外财不发薄命人。兄弟不听我的话,三更半夜起了身。黄岩珍差人埋伏好,杀了丫环夺金银。俺兄弟绊倒在血泊里,被诬陷盗财杀了人。俺兄弟捆绑送官府,交给狗官郭子春,老贼又行贿无其数,把狗官买成个糊涂盆。大堂上俺兄弟受尽毒刑苦,血淋淋押进监牢门。单等八月中秋到,绑上法场命难存。二张大状告到底,你说恼人不恼人?
李彦荣:你这第二状告得可是实情?
  裴秀英:件件实事。
  李彦荣:好。你这第二状也准下了。王爷自有发落,你暂且回店房歇息去吧。
  裴秀英:慢来。我还要告折第三状。
  李彦荣:第三状你告得何人?
  裴秀英:告我娘门长兄。
  李彦荣:你们是亲兄妹呢?还是一山两水?
  裴秀英:俺是亲兄妹。
  李彦荣:既是亲兄妹,你告他何来?
  裴秀英:王爷听了。
  李彦荣:嗯。
  裴秀英:三状不把别人告,状告娘门大长兄。我到南监去送饭,俺兄弟对我素冤情,他言道,嫂嫂若念叔嫂意,舍死拼命到西京。我说到西京不识路,千里迢迢怎样行?兄弟说你到西京不识路,回娘门去找裴兑你长兄,你俩本是亲兄妹,叫他备下毛驴送一程。回娘门求兄把我送,裴兑满口来答应。不料想,走到了白蟒山上牛头涧,只朝山下把我拥,也是我秀英不该死,有人救了我的命残生。拼死来,到西京,王爷面前把冤鸣,这都是我哥哥干的事,兄无恩来妹无情。
李彦荣:中军。
  中军:呦。
  李彦荣:这一民女连告三状,送她到旅店歇息,命人好生看待。
  中军:是。
  裴秀英:慢来。我还有一状未曾告完。
  李彦荣:啊呀呀。你告了一状告二状,告了二状告三状,告了县官告兄长,告了兄长告丞相。王爷将这三状俱已准下,你还要状告何人呢?
  裴秀英:我还要告天。
  李彦荣:告天?妻为地,夫为天。难道说你要告你的丈夫不成?
  裴秀英:正是。
  李彦荣:我来问你,你们是恩爱的夫妻还是?
  裴秀英:俺是恩爱的夫妻。
  李彦荣:哎,既是恩爱的夫妻你,你你你告他不得。
  裴秀英:王爷,怎说我告他不得?
  李彦荣:有道是一曰夫妻百曰恩,百曰夫妻似海深。夫乃妇之天,妻顺理当然。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告你的丈夫么?嗬嗬,王爷我不管哪。我不管哪。
  裴秀英:王爷,你可知这为臣?
  李彦荣:尽忠.
  裴秀英:养子?
  李彦荣:敬孝。
  裴秀英:植树?
  李彦荣:成林。
  裴秀英:民冤?
  李彦荣:告官。
  裴秀英:妻屈?
  李彦荣:告夫。
  裴秀英:既是妻屈告夫,我这第四状,你,你你你怎么不叫我告呢?
  李彦荣:哦,这个?好。被你讲在理上,你就与我大胆地诉上堂来。
  裴秀英:王爷容禀。裴秀英越告越大胆,四张大状往上升,这四张不把别人告,告的丈夫李彦荣。
  李彦荣:这……
  裴秀英:他父母死了不穿孝,坐在堂上穿大红。
  李彦荣:嗯……
  裴秀英:生不养来,死不葬,枉在朝中为公卿,官不行孝就有罪,王子犯法也不容。
  李彦荣:你……
  裴秀英:我把四张大状告到底,状告人我叫裴秀英。桩桩件件有铁证,望求王爷明详情。
  李彦荣:中军。
  中军:呦。
  李彦荣:这一民女连告四状,口干舌涩。带她到清静观内茶饭伺候。
  中军:是。民女随我来。
  裴秀英:是。
李彦荣:啊呀,这个?方才听这妇人言道。这是我那裴氏夫人进京寻我来了。四张大状告得凶,活活难煞李彦荣,早也盼来晚也盼,才把秀英夫人盼进京,家中事说的样样对,当年情景般般同。我本应前去将她认。且慢。我应该先理官司后述私情哪。
轻轻揭开第一状,恼恨那黄岩珍霸道横行。当年我进京来赶考,你到长亭来饯行,你让我放心去赶考,家中有事你照应,你不照应倒罢了,你不该害我兄弟入牢笼,我到金殿去动本把奸贼,要给奸贼定罪名。

  轻轻揭开第二状。恼恨那赃官郭子春。做官不与民做主,草菅人命图金银。勾结奸贼黄岩珍,害我兄弟入牢门。我到金殿去动本,把赃官革职查办为庶民。
轻轻揭开第三状,裴兑做事似畜牲。你妹妹进京来寻夫。她让你赶驴送一程。你不送她到不罢了。你不该你不该直往山下里拥。一母同胞下毒手,天理王法都不容。我到金殿去动本,抓住了抓住了裴兑按律行。
四张大状慢揭开,自己的罪名摆出来。亲娘死了没穿孝,父死未曾亲自埋,生不养来死不葬,停妻再娶更不应该。裴秀英早来半个月,金殿之上奏明白,如今钦赐招驸马,这件事情怎安排?在前番传言我妻改了嫁,看来是谣言把害。她为我葬母行孝心,她不怕家贫苦难挨,我兄弟身遭牢狱灾,幸亏她拼死告状进京来。这样的贤妻世少有,我怎能我怎能忘恩把她丢开?
罢。到明天金殿去退皇家亲戚,我与裴氏永和谐。纵然万岁将我怪,罢,摘掉乌纱也应该。今曰理应夫妻会,叫声中军快快来。中军走上。
  中军:来了。王爷,有何吩咐?
  李彦荣:中军。
  中军:呦。
  李彦荣:将那告状民女传上堂来。
  中军:是。告状民女上堂。
  李彦荣:你且退下。
  中军:是。
裴秀英:与王爷叩头。
  李彦荣:啊,这一民女你进京告状还有何事?
  裴秀英:启禀王爷,民女一来进京告状,二来寻找我的丈夫。
  李彦荣:你进得京来,可曾寻到你的丈夫?
  裴秀英:未曾找着。
  李彦荣:啊呀呀,这个李彦荣到哪里去了啊?
  裴秀英:王爷,强人大概是死了吧。
  李彦荣:啊呀,你怎好在本地骂人啊?
  裴秀英:哼,我骂他是不忠不孝。
  李彦荣:哎,这个人么,可算是不忠不孝啊。啊,这一民女,你上得堂赖,只见你低头答话,不见你抬头看人。
  裴秀英:民女怎敢抬头?
  李彦荣:赦你无罪。你抬起头来看上一看,我我,我是何人?
  裴秀英:平西王爷当朝驸马
  李彦荣:哎,说什么王爷,道什么驸马。我就是你说的那个不忠不孝的李彦荣啊。夫人,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裴秀英:强人,我早知道是你,我我我就是不敢说啊。死强人,你当是我不知情,狐假虎威我不听,使了个性自抬身起。我拉着强人不放松。你我同把金殿上,我叫你王爷做不成。手拉强人大堂下。
  李彦荣:夫人,你……
  裴秀英:走!
  李彦荣:夫人,你……
  裴秀英:哼!
  李彦荣:哎呀,李彦荣忙把夫人称。你听我从头对你讲。
  裴秀英:不理强人我面朝正东。
  李彦荣:夫人哪,李彦荣躬身施一礼。
  裴秀英:虚情假意我不听。嗯,李彦荣,你也不必虚情假意了。我且问你,当年你进京赶考时节,我嘱咐你的话,你还曾记得未有啊?
  李彦荣:啊呀,夫人,离别之时,你说的有千言万语,我记不清楚你说的哪一件了?
  裴秀英:哼!你忘了,我可没忘。想当年,你进京赶考的时候,我舍不得夫妻之情,拉着你的手,我送到你大门以里二门以外,我和你说,夫啊,你进京赶考何时回来?是你言道,三年得中定有家书,两年得中必有捷报。时至今曰,你的书在哪里?报在何处啊?
  李彦荣:啊呀,夫人哪,喜报家书被黄岩珍扣押,已是有的。夫人哪,是你有所不知,我刚刚得中,适逢边口作乱,圣上命我挂帅西征,关山万里,音讯难通,我也曾命人寻找你们的下落,怎奈音信皆无,征战数十载,如今,我适才刚刚回朝不久啊。
  裴秀英:哎,这也罢了,你得中状元,奉旨西征以来,永江县里大旱三载,城乡的黎民百姓叫苦连天,咱家里又遭了一把大火,烧得片瓦无存。咱兄弟无计可奈,去到大街卖文孝敬母亲,遇着黄岩珍老贼,他嫌贫赖婚设下毒计陷害兄弟下监入狱,有人告知母亲,母亲要到狗官面前讲理,走到大门以外,一口气憋住,痰未吐出,她她她她就气绝身亡了啊。
  李彦荣:哎,哎。
  裴秀英:俺裴氏顾得灵前,顾不得灵后,多亏张二老舍与母亲一口棺木,成殓起来,又给我剩饭一碗去往南监探望兄弟呀。
  李彦荣:哎。
裴秀英:裴秀英两眼泪交流,骂一声死强人你细听根由。当你进京去赶考。家中撇下婆媳愁。兄弟在监牢狱。母亲气得一命休。裴秀英处在无计奈,寻夫告状为报仇。御街之上来告状。官兵打得我鲜血流。我告了四状你还不认,你端着个官架雄赳赳。骂声强人你抬头看,婆母娘婆母娘的重孝穿在里头。
李彦荣:呀,猛抬头将眼睁,打量夫人裴秀英。外穿色衣内穿孝,千里寻夫进京城。家中之事压头顶,千斤重担她担承,亡母灵前她行孝,南监探望亲弟兄,受尽折磨为了我,理应好言去陪情。我虽在外十余载,家中亲人常挂心中,尽得忠来难尽孝,理伦纲常常记得清,蟒袍兰衫可作证。
  依然是当年赶考的旧书生。啊,夫人。
  裴秀英:哼。
  李彦荣:啊,夫人。
  裴秀英:哼。
  李彦荣:啊夫人,我啊,啊夫人,我我我我跪下了。
  裴秀英:哎,你这是给我下跪吗?
  李彦荣:哎,这个男人膝下有黄金,谁肯低头跪夫人?
  裴秀英:哎,那么你跪在我的面前,不是跪的我,那跪的是谁呀?
  李彦荣:噢?你当我是跪的你呀?只因为你为我母穿孝,我是见孝如见母,我,我是跪的俺老娘啊。
  裴秀英:噢?你还有娘啊?
  李彦荣:嗨嗨,我若无娘,李彦荣这貌堂堂的身躯从何而来呢?
  裴秀英:既然有娘,那咱就好讲话了。
  李彦荣:夫人,有话就讲吧。
  裴秀英:好,死强人,你们在朝之人读书之辈,动不动就讲三纲五常。今天我们就论论这三纲五常。
  李彦荣:夫人请讲。
  裴秀英:好。这君?
  李彦荣:君为妻纲。
  裴秀英:这父?
  李彦荣:父为子纲。
  裴秀英:这夫呢?
  李彦荣:夫为妻纲。
  裴秀英:何谓五常?
  李彦荣:仁义礼智信
  裴秀英:五常还有何说?
  李彦荣:五常就有五点。
  裴秀英:哪五点?
  李彦荣:即: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
  裴秀英:嗯,这三纲五常对得倒也不错,我再问你何为四宝呢?
  李彦荣:夫人请讲。
  裴秀英:好。这天上有宝?
  李彦荣:日月星辰。
  裴秀英:这地上有宝?
  李彦荣:五谷园林
  裴秀英:国家有宝?
  李彦荣:圣君良民。
  裴秀英:家中有宝?
  李彦荣:哦,这,孝……
  裴秀英:孝什么呀?
李彦荣:啊呀。
  裴秀英:孝什么呀?
  李彦荣:啊呀,夫人哪,家中有宝,就是孝子贤孙哪。
  裴秀英:强人,你既然知道孝子贤孙,母亲在家停灵在地,你,你你你却在朝中穿着大红袍,也能算你李家的孝子贤孙么?
  李彦荣:哦,这?啊呀,夫人哪,有道是,不知者不怪罪嘛。
  裴秀英:那好。我再与你论论这朝纲大礼。
  李彦荣:夫人请讲。
  裴秀英:好。这君正?
  李彦荣:天心顺。
  裴秀英:国泰?
  李彦荣:民心安。
  裴秀英:待君?
  李彦荣:能知其心。
  裴秀英:与朋友交?
  李彦荣:言而有信。
  裴秀英:父母在?
  李彦荣:子不远游。
  裴秀英:若远游呢?
  李彦荣:游必有必返。
  裴秀英:你既然知道游必返,母亲在家亡故,你却在西京热热闹闹,欢天喜地,你你还说什么游必有返呢?
  说什么三纲与五常,全是骗人的鬼花腔。背主求荣世上有,也有人贪恋富贵忘爹娘。纲与常,只许州官把火放,不许百姓点灯光。死强人你要想一想,你做了哪一纲来哪一常?对爹娘生不养来死不葬,死强人养儿养女为哪桩?
  李彦荣:夫人哪,夫人说的句句理,李彦荣理屈词穷南回腔,只因为我奉命赴疆场,关山万里难回乡。连累夫人受尽苦,到如今苦尽甜来应把福享。怪不得昨晚灯花放,今曰喜鹊叫门墙,早知夫人你来到,我备轿备轿迎接理应当。
  裴秀英:你快住了吧。你还用花轿去接我?路过御街的时候你打发人用辆破车把我拉过来,我也就感恩不尽了呀。
  李彦荣:啊呀,夫人哪。那个时候,我,我我不知道是你呀。
  裴秀英:哼,你若知道是我,早就把我赶回去了。
  李彦荣:哎,你?
  裴秀英:强人。裴秀英越说越气额眉紧,咬咬玉齿对牙根。骂强人中了状元无音信,你不该得了富贵忘亲人。咱家乡大旱三年整,饿死了多少好黎民。从正月到二月,家家闭户,一把草一把菜尽了我的心,三月四月采桑叶,一不小心刺破了手心,有五月共六月麦子上场,三伏天热得我汗湿衣襟,由七月到八月秋天大忙,拾棉花摘豆角扫破罗裙。由九月到十月推磨碾碾,做成了现成饭孝敬娘亲。冬至腊月到年底做针线冻僵了十指连心。
  李彦荣:真好样的。
  裴秀英:裴秀英在鸾房放声大哭,惊动了四邻的婶子娘们,张大娘李大娘把我劝诫,他们说他大哥不在家你改嫁别人。
  李彦荣:啊呀,夫人。前者,我听传言你改嫁?噢,如今看来,全是假的。虽然是假,在那个时候你就是改嫁别人,哎,我也怪不得你哪。
  裴秀英:强人,你这样讲话还有良心吗?在那个危难的时候,我就是有心改嫁,你李家老的老小的小,依靠何人哪?
  李彦荣:啊,这,我又说错了。
  裴秀英:强人。虽然强人昧良心,我还得千山万水把你寻,残风露宿苦受尽,拼命到西京把冤伸,御街之上你不认,官兵鞭抽我的身,骂强人中了状元,忘了父母,招驸马忘了结发人,手摸良心你想一想,死强人虽然是老婆汉子也冷我的心。
李彦荣:夫人哪,李彦荣急忙把错认,谢夫人替我孝双亲。我虽被封招驸马,我与皇姑还未成婚,在前方传言我妻改了嫁,所以才允皇家亲,如今见了亲人面,明曰金殿去退婚,豁上纱帽我不戴,我也要与你到老永不分。我还要本参黄岩珍,革职查办郭子春,抓住裴兑按律办,仇要报来冤要伸,南监放出咱兄弟,阖家团圆乐天伦。叫声夫人消消气哪,还要念一曰夫妻百曰恩。
裴秀英:哎。裴秀英两眼泪纷纷,骂一声死强人,你细听原因。待说强人你为天,为天不能爱黎民;待说强人你为地,为地不长好苗林;待说强人你为君,为君不能掌乾坤;待说强人你为臣,为臣不能忠于君;待说强人你为官,为官不能训黎民;待说强人你为父,为父不能育儿孙;待说强人你为子,为子不能孝双亲;待说强人你为夫,为夫不能养妻身。我看你是天不天,地不地,君不君臣不臣,官不官来民不民,父不父来子不子,儿不儿来孙不孙。
  说着恼来,道着恨,恨不能拉你去见君。思思想想不去吧,还要念一曰夫妻百曰恩。把泪水洒在东洋海,谁也比不上夫妻亲。叫声强人你起来吧,老婆不同你汉子的心。
李彦荣:啊,多谢夫人,多谢夫人。啊,夫人,今曰天色已晚,明曰早朝把夫人所告之事奏明圣上,请旨回家,把兄弟蒙冤一案重审重问,对一案人犯按律发落。啊,夫人请到后堂歇息。夫人,请。
  裴秀英:请。
  李彦荣:请。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