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峙

编辑:轻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11:20:5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马兴峙,男,1933年12月出生,1952年7月毕业于我校专科钻探1班。曾任四川石油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总工程师,四川石油管理局科委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其科研成果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四川省重大科技进步一等奖。
中文名
马兴峙
国    籍
中国
出生日期
1933年12月
职    业
曾任四川石油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总工程师
性    别

马兴峙个人简历

编辑
马兴峙,四川油气勘探史上一个大写的名字:一个有着突出贡献的钻井专家、对付四川钻探复杂地层的高手、全国重大井喷着火事故抢险的组织指挥者、平衡钻井及井控技术等国家级科研成果的主研与推广者……

马兴峙个人贡献

编辑
人们可以列数马兴峙老总的业绩与辉煌,可以众口一辞地盛赞他为事业呕心沥血、刚直不阿的优良品质,而他为之付出了一生的钻井情缘,却鲜为人知。“儿啊!家穷……”老父的话还没念叨完,倔犟的他就说了句气话:“我不花你们的一块钱也要念书!我自己想办法!”,那年他才14岁。他走进了学堂,成为泸州市立第一中学的高中生。马兴峙学业优异,人又聪颖,享受到了学校的奖学金。
解放不久,国家燃料工业部委托西南工业部招收油田技术专业学员。于是,17岁的马兴峙远离泸州老家,顺水而下到了重庆就读。
重庆,西南石油专科学校。教材?没有!要从综合的矿业专业中分出石油学科,只有现编现教。有时是老师们晚上写教案整理成章了,第二天油印成手稿就是教材。实验室?没有!只有几幅油田、油井图片,还是当年孙治权、罗蛰潭及王贤文等从国外辗转弄来的,还有一些从玉门等老油矿收集来的实物资料。马兴峙从发黄的照片、铁硬的器具上,开始认识了井架、钻台、钻机、油田……两年中没有寒暑假。“当时,大家恨不得一天掰成两天干,学的东西太多了,冷热饥饱啥都顾不上了。”他有一摞擦学习笔记,记载了他们求知的热望。
“祖国需要你们,新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少不了你们的贡献。同学们努力吧!”1952年8月的那个毕业会上,老校长焦益文一番热情洋溢的送别话,鼓动着莘莘学子奉献天涯的斗志。
大西北,陕北延长油矿的延深1井,来了一个眉目清秀、腰板壮实的青年人。他就是实习技术员马兴峙。“从理论到实践,这一步你们必须得走!”指导教师——颇有名望的石油地质专家罗蛰潭教授在送别学生时反复叮嘱着。
黄土漫漫风沙蔽日的延长,井趴条件异常艰苦。马兴峙一到井队就全身心地投人了工作。他牢记导师的教诲,为尽快熟悉石油钻探的全过程,加深对钻探性质的了解,坚持从场地工干起,捞沙工、机房司机助理、打水工、钻工、柴油机司机、副司钻、司钻等工作岗位,全都实习了一遍。
从那时起,马兴峙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石油科技工作者,才真正感到了自己生存的价值,才真正掂量出了“国家”两个字的分量。
迎接一次又一次的挑战
隆昌探区,是我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朱德、邓小平等亲切视察过的地方,是一块培养人才的热土。
“我的成长、发展和积累期,就是在那里度过的。”马老总不无眷恋地说。“搞石油天然气勘探,是非常隐蔽、风险性强的行当。四川油气藏复杂,50年代率领我们搞石油的那些老领导,如康世恩、张文彬、黄凯、张忠良以及矿区领导,都非常重视对科技人才的培养和扶持,放手让技术干部工作。黄瓜山上、隆昌气矿、川南高木顶探区的每一口气井钻探现场,都留下了马兴峙实践的身影。
隆4井,机身轰鸣但进尺缓慢。80年代沿用的加重钻井液钻进,导致地层污染,油气层堵塞。马技术员居然要改为清水钻井,说是:“要解放油气层,提高钻速,减少事故和非生产时间。”
“行吗?”“不敢这样干。”队上一些人不同意。马兴峙勇敢地摇响了矿区总工程师、矿长的电话,力陈旧式钻井方式的弊端,坚决要求搞清水钻井等科技试验。
“我看这个小年轻不错,敢冒风险对老办法提出挑战,就让他先试着干!出了问题算我的。”矿领导的这番话,使马兴峙增强了信心和责任感,还鼓舞了一线科技干部和广大职工在科学打井领域里学技术的热潮。
清水钻井在马兴峙所在的井队进行试验,不到两个月他们就安全钻达设计井深,钻探出圣灯山二叠系蕴藏的天然气气流。“清水钻进法能安全、快速、低耗、优质地拿下气井!”消息不胫而走,老领导们听了笑得合不拢嘴。
当年,那支钻井队由此获得了“钻井能手队”的称号;马兴峙因研究清水钻进和优质轻泥浆打井新技术而闻名气田。许多人谐称他为“马清水”。从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隆昌一带发现了一大批三叠系气井,基本上都是运用清水、轻泥浆拿下的。
1960年,年仅26岁的年轻干部马兴峙,由技术员到工程师,经过逐层培养,走上了隆昌气矿主任工程师的重要岗位。四年之后,由于他主持的科技钻探成果卓著,又被推上了川西南勘探指挥部副指挥、总工程师兼生产办主任岗位,参与组织威远气田会战,迎接更为艰难的挑战。
四川有着两千多年开采和使用天然气的历史,但在巴山蜀水秀丽雄奇的外表下,油气的蕴藏犹如迷宫让人难以捉摸。许多年后,油气地质专家们才从众多扑朔迷离的勘探现象中,把四川油藏分为两大类别:一类是裂缝型气藏,即天然气储藏在碳酸盐岩等地层裂缝、溶洞里。特大的裂缝即为溶洞,马兴峙当年就在自贡2号探井钻遇过这样的特大型裂缝。如今这口井已开采了28年,累计产气50亿立方米,至今仍在发挥“余热”。因此,搞裂缝、溶洞成了马兴峙等钻井专家们极感兴趣的主攻项目。马老总曾说:“一旦搞到手了,储量可观。即使是一般中小裂缝,储量也有几亿或几千万。”另一类是砂岩低渗透孔隙度气藏,虽有储量,但开发难度大。然而,要在深埋地下五六千米的地方找裂缝、找溶洞、找油气,难!
60年代时,我国深部钻井技术还十分落后,对深层位裂缝、溶洞的资源储量难以预测。油气勘探形势迫切要求彻底改变落后现状,摸索出打深井、打超深井的钻探新技术、新经验。地质家提出要打超深井。当时有人说:“打深井只有老外才有本事,我们根本就不行,落后一大截。”马兴峙听后气愤填膺,拍案而起:“老子就不信打不成一口超深井!”有人说:“你连大直径钻头都没有,必要的井下工具也没有,拿啥子打超深井?”马兴峙不服气,动员机修机制人员拼焊大钻头,设计制造先进的井下工具。那时,技术、装备、工具十分落后,物资供应时断时续极不正常,但马兴峙铁了心要干成超深井。面对困难他镇定自若,再大的政治压力也不能使他动摇。“文革”时期搞生产难啊!那个时期,我从《孙子兵法》中获取教益。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躲到山旮旮里搞我的超深井,看你闹成啥样子。”说到此,马老总至今还得意不已。
从1971年8月川女基井正式开钻,到1976年6月钻成,不算前期筹备,整整熬过五个年头,我国第一口超深井钻探成功。石油人不仅在6011m超深井钻探中发现和搜集到了大量有效可靠的地质技术资料,发现了地层深部储气层位,进一步证实了地质专家们对四川盆地油气藏深部埋藏的观点,同时还培养和锻炼了一支超深并钻探队伍。
1974年12月,川女基井超深部钻井顺利,马兴峙又接到上级指示:要在新区再打一口更深的超深井,赶超世界深井钻探水平。“当时我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个人。有事干了,可以让我名正言顺、光明正大地工作了,我有使不完的劲!”
由于是国家确立的重大科技项目,被石油工业部上报国务院列为“特密级”工程的我国第二口超深井——关基井,在吸取川女基井钻探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改进和完善了工艺技术,资金投入、物资保障,包括技术力量的聚集等都开始好转。那是一个寒风呼啸的日子,在四川的西北部梓潼县境内的一座突兀的山丘旁,一座钻塔高高竖起,塔尖上飘动着一面红旗。马兴峙站在与塔尖几乎齐平的山顶上,望着山坳间忙碌的石油大军,舒心地笑了。
“人,这辈子不干点像样的事情,算白活!”他要在这里向世界挑战,在这里指挥向深部地层进军。关基井,井深7175 m,列当时世界深井之二,超过川女基井1164 m,钻探难度更大。由于指挥调度有方,队伍素质过硬,技术措施得当,1977年12月,仅仅历时三年,川油人就攻下了堪称代表世界超深井一流技术水平的钻探难题。经测试,在7175 m深部地层获得了蕴藏油气的重要信息。在这口井的钻探中,马兴峙组织各专业技术干部,解决了许多问题,获得了不少科研成果。井打下去了还把套管下到了井深7053 m,为超深井钻井工艺技术、钻井工具改进,固井及钻井液的运用等,取得了重要的理论与实践依据,进一步丰富了超深井钻探的实践经验。 .
《六千米、七千米超深井钻井工艺技术》、《四川盆地钻井工程实践》和《四川盆地深井钻井技术发展成就》等论文,先后两次在国际石油工程会上发表,为四川盆地石油工业超深部油气藏勘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当有功之臣纷纷走上前台披红受奖时,马兴峙却带着一脸微笑,远离荣誉又开始了新的冲击。他相继主持了深井水平井科研钻井的实践。隆40井,井垂深2290 m,斜深却达到3130 m,呈90度水平位移,全移了1459.4 m。该井钻获成功,标志着四川乃至全国裂缝性碳酸盐岩油气藏钻探新技术的成熟。此后,马兴峙又主持开展了丛式井、套管开窗、定向井、大斜度井、自然造斜井等多项科研攻关,并取得了成功。
四川的钻探技术和工具走出了盆地,对全国陆上甚至海洋石油钻探的进步与发展发挥了作用。
打井需要速度
凭老经验打井,靠拼设备、拼人力搞钻井,这是过去习惯的生产组织方法。从1965年9月起,年仅32岁的四川局副总工程师兼总调度长和勘探处长的马兴峙,在思考改变旧貌的路子,看着慢吞吞往上爬的钻井速度,他心里着急。一边是国民经济发展急需的天然气,另一边却是久久徘徊在低谷中的勘探开发进度,两者极不般配。
必须运用先进的科技手段,提高钻速,加快油气田的发展。寻觅多少年,坎坷十余载。70年代初期,当高压喷射钻井新工艺在四川气田呈现出无可比拟的优越性时,马老总极度兴奋地对当时的局领导拍着胸口:“就干这个,没问题!”有人提出异议:“搞高压喷射钻井,要牵动设备更新,况且钻井工具不配套,检修事故多……”马老总一听火了:“这是啥话!你老牛拉破车慢吞吞的,难道心头不愧?设备更新是极其正常的事情,正好借高压喷射的东风,该装备的就装备起来,有啥不对?”他还说:“干事前怕狼后怕虎,就干不成。”并立下军令状:“出了问题先端我马兴峙的饭碗。”尔后,他亲自组织搞起了高压喷射钻井的试验。
在他的主持下,从1982年第一只单喷钻头人井试验,到1984年底,全局已有84个钻井队应用了高压喷射钻井新工艺,占全局动用钻机总数的82.4%,年喷射钻井累计进尺达296603 m,占全局年钻井进尺的77.9%。
此后,他在提高喷射钻井的工艺、器具水平上做文章。“先抓泵压,这是关键。泵压不提高,成不了气候。”他现场“诊治”,指挥喷嘴组合试验,几年间在川西北、川西南、川东北、川南等矿区进行过80多次单、双喷嘴新工艺现场经验的推广。这一成果的运用,有效地提高了水动功率,改变了井底流场,提高了净化效果,增加了机械钻速。1984年底,一组技术资料赫然摆在人们面前:采用高压喷射钻井新工艺后全局钻井队平均机械钻速较1982年前提高了33.1%……马总为此美滋滋地乐了好些天:“我说过嘛,搞起来没有错!”
“要引进国外新技术增加我们勘探开发的高科技含量。”80年代初,马兴峙用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油田内外的事情。他极力主张利用计算机对高压喷射钻井各水力参数进行精心设计,结果收到了良好效果。其中,井底净化效果是建局以来最好的。从1984年起,川中矿区先后有16口井进行了65只单喷嘴试验,使进尺速度加快,年获进尺12007 m,平均单只钻头进尺在180 m以上,平均机械钻速达到了每小时4.19 m。根据对计算机设计、计算和监测的研究,当年有位技术干部提出了一个新观点:“随着喷嘴直径比值的减少和喷嘴数量的减少,井底净化能力明显提高……”。这一观点立刻被马老总称赞为:“这是用心血与汗水、智慧和体力交融而确立的科学结论。”他身体力行,四处推广,加快了新技术直接与现场实践结合的速度。
实践也充分证明:大力推广高压喷射新技术、新工艺,不仅提高了钻速,提高了井身质量,四川局还以喷射钻井为中心,推动了高效钻头的科研与试制以及防斜打直技术等六项新技术的问世,综合配套运用后,不仅大大丰富了钻井技术理论,而且提高了企业经济效益。
一个观念的转变
四川油气层构造受力强烈,地面构造大都是高陡背斜,地层倾角大,上部地层破碎,裂缝溶洞发育,断层多,纵向油气层多(即使潜伏构造也具有类似特征),无疑给钻井工程带来极大的困难。其中,发生频率高、处理时间长、财物消耗最大的是井喷、井漏和井斜,仅1982年这三项损失的时间就占全年处理复杂情况损失时间的62.8%,水泥、泥浆两种物资的损耗就达634万元。这种高投入
低产出甚至是无经济效益的钻探,马老总感到十分痛心,他为自己又立下一道新的科研命题。
1983年初,马兴峙在四川勘探开发技术界再次提出一个让人瞠目的论点:解决钻井复杂情况的发生,首先必须解决好思想认识问题。他指出:四川气田钻井过程中,纠斜与井喷等复杂情况反复发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指导思想上违背了四川油气的客观规律,是认识的片面性带来的恶果。人们过分地看重复杂情况的发生之要素是地质条件所致,忽视了复杂情况的发生和处理中人的主导作用,特别是处理过程中发展到恶化的现状,加重了人为因素的色彩……其根源在于违背客观规律,不尊重科学,一味凭老经验打井。
想打超深井,可那是什么样的年代?是“文革”人妖颠倒的日子。马兴峙白天受批判,晚上跑现场。批斗会一结束,就往资料堆里钻,冒着风险写报告,制定技术方案。后来,在军代表的特殊保护下,马兴峙组织起一批不甘沉寂的石油科技工作者,在地质家们定下的川女基井——新中国的第一口超深井现场,开始了钻探试验。
教训最深的数川西南矿区窝深1井。该井井深3145 m,在没有准备好钻井扶正器等必要装备和工艺的情况下,急忙开了钻,又不采取积极防斜措施,一个劲往下打,结果井斜急剧增大,后扩、划眼纠斜,又形成钻具憋钻,导致钻具顿入井底,情况越搞越复杂。处理过程中,职工提出了不少合理化建议,但又未被采纳。结果处理费时、费力、无效果,最后被迫填井侧钻,时间损失了一年多,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
“科学的东西不可以违背,客观规律你不尊重它,它就要教训你。干啥事离开这两样准得吃苦!”对此,马老总感触颇深。1983年9月24日,一篇凝聚着马兴峙心血与智慧结晶,指导如何减少和预防钻井复杂情况的科技论文——《减少和预防四川地区钻井复杂情况的探讨》发表了,人们从中获取了新的思维方式、工作方法和科学的应对策略。
在一本当年的《钻井工程记录本》上,马兴峙写下这样一段话:长期以来,把井喷当成一件好事而加以肯定和宣扬,把抓‘气老虎’当成高压、大气井的代名词,作为追求产量增长的号召,上上下下都形成测试产量越高越好的片面认识。长此以往,必将造成更大的损失,更大的危害。”
据资料载,四川地区从60年代到80年代,先后发生过100多口井的井喷、井喷失控和失控后着火事故。熊熊烈焰烧塌了井架、设备,毁灭了一口口用上千万元人民币打成的油气井,还有无法用价值计算的职工们的心血。同时,冲天的火光也烧灼着马兴峙的心。在与井喷失控、着火事故的长期较量中,马老总成了名气很大的灭火专家、抢险英雄。他先后参与过全国有名的各次大型井喷着火事故的抢险指挥,并曾受石油工业部指派,前往阿尔巴尼亚D一34井组织指挥抢险灭火,但久经火场考验的他,心里却自豪不起来。
“威23井井喷着了火。消息传来时我正在医院医牙,总调值班员把情况告诉了我。一听说井喷着火了,我急得啥也顾不得,一把撩开医用白布兜就往矿小车队跑,上车直奔火场。那时的抢险现场是军代表组织的,那么大的天然气着火,他不懂咋办,扯起喉咙喊人端水泼。我坚决制止了这种蛮干,要军代表让我来指挥,他犹豫了一阵子,最终同意了。在几支消防高压水龙头的掩护下,我冒着生命危险爬到井口,找出了套管被憋破的要害处,与会战指挥部领导张文彬、黄凯、张忠良和技术干部一起,现场确定方案,组织人马打开放喷管线和藏流管汇,让井口减压,然后清障、灭火、更换井口短节,最后取得了成功。虽然当时我思想压力很大,但心里一点也没想到自己,想得最多的还是如何把井喷、井控的事情办好……”。
从关“牛棚”到重新回到领导岗位,一生刚直而又坎坷的马兴峙没有去计较个人得失,而是集中精力思考如何扭转人们对井喷认识问题上的误差。1983年春天,《平衡钻井及井控技术》在经历了许多个不眠之夜,经历了对上百次井喷失控、着火资料的研究,在总结几十次大型抢险经验的基础上完成了,该项目被国家确定为“六五”科技攻关项目,获得四川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继而又获国
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并作为石油工业部重点项目推广。紧接着,由马兴峙参与主编的《井控问题100例》又出版问世。
从“井喷就是成果’’、“井喷就是好事”到“井喷就是事故”,一个观念的转变却要经历30年漫长的过程,使马兴峙由满头青丝熬到了两鬓花白。但其中蕴育的新技术、新工艺和新思维,包括他总结的防治井喷的“十快”动作、“四七”操作要领,以及后来引进国外新科技和新装备,组织协调国内制造、做好地层压力预测、采用优质钻井液、加强油气显示监测和中途测试等成功经验和技术,都为四川,乃至全国油气田提供了一套优秀的预防和控制井喷、降低事故发生率的技术方案,产生出不可低估的经济效益。从80年代中期开始,四川已基本控制了重大井喷失控事故的发生。
以后,马兴峙怀着挚爱钻探、挚爱油气工业的情感,年年出新招,迎挑战。他倡议要改革四川地区井身结构和套管程序;发展平衡钻井技术,加快井控装置的技术改造,把井漏当成一项重大科研课题来研究,使四川在堵漏工艺技术方面独树一帜;对多产层油气田应从勘探开发的综合经济效益考虑问题,对多产层的四川盆地构造,采取从下而上多层立体开采……这些理论的提出,无疑在四川石油科技战线上刮起了一阵阵科技兴气的强劲之风。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1990年起,四川油气工业兴起的“科技兴气”热潮,改革与科技作为四川气田振兴发展的两驾马车勇往直前,共同拉出了一道亮丽的彩虹。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科研人员 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