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嘉三大家

编辑:轻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19 00:57:21
编辑 锁定
元嘉三大家指的是南朝时期活跃在文坛的三位诗人:鲍照谢灵运颜延之,他们在注重描绘山川景物、讲究词藻的华丽和对仗的工整方面有相互类似之处,被称为“元嘉三大家”。元嘉是刘宋文帝的年号。
中文名
元嘉三大家
代表人物
鲍照、谢灵运、颜延之
时    期
南朝

元嘉三大家鲍照

编辑
鲍照的青少年时代,大约是在京口(今江苏镇江)一带度过的。元嘉期间(424—453年)被宋文帝刘义隆聘为国侍郎。孝武帝即位后,为大学博士兼中书舍人,出任魏陵(今南京市)令,转永嘉(今温州市)令,后任朐海王刘于顼的前军参军、迁军刑狱参军,人称鲍参军。宋文帝元嘉十六年(439年),鲍照26岁,据史载,曾谒见临川王刘义庆毛遂自荐,但没有得到重视。他不死心,准备献诗言志。有人劝阻他说:“郎位尚卑,不可轻忤大王。”鲍照大怒:“千载上有英才异士沉没而不可闻者,岂可数哉!大丈夫岂可遂蕴智能,使兰艾不辨,终日碌碌与燕雀相随乎?”之后,他终得赏识,获封临川国侍郎。
元嘉二十一年(444年),刘义庆病逝,他也随之失职,在家闲居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做过一个时期始兴王刘浚的侍郎。
宋孝武帝刘骏起兵平定刘劭之乱后,他任海虞令,迁太学博士兼中书舍人,出为秣陵令,转永嘉令。孝武帝大明五年(461年),做了临海王刘子顼的幕僚,次年,子顼任荆州刺史,他随同前往江陵,为前军参军,刑狱参军等职,掌书记之任。孝武帝死后,太始二年(466年),文帝十一子刘彧杀前废帝刘子业自立,是为明帝。子顼响应了晋安王刘子勋反对刘彧的斗争。子勋战败,子顼被赐死,鲍照亦为乱兵所害。鲍照有一妹鲍令晖,也善文学[1]。

元嘉三大家谢灵运

编辑
谢灵运是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县)人,出生在会稽始宁(今绍兴上虞区), 原名谢公义,字灵运。父谢瑍,不慧,其母是王羲之与郗璿的独女王孟姜的女儿刘氏。祖籍陈郡阳夏,但其祖父谢玄已移籍会稽始宁,并葬于该地。因此,谢灵运平生实未至此地。
谢灵运小时在钱塘道士杜炅的道馆中寄养,十五岁回建康,故小名客儿。灵运“博览群书;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十八岁袭封康乐公,世称谢康公、谢康乐。
东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年)谢灵运已二十岁,出任琅琊大司马行军参军,后任太尉参军、中书侍郎等职。好营园林,游山水,制作出一种“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去其后齿”的木屐,后人称之为“谢公屐”。与族弟谢惠连、东海何长瑜、颍川荀雍、泰山羊璿之,以文章赏会,共为山泽之游,时人谓之四友。
406年,谢灵运出仕。义熙二年(407年)改从抚军将军、豫州刺史刘毅任记室参军。义熙八年(413年)刘毅反刘裕,兵败自杀,谢灵运返京任秘书丞。
义熙十一年(416年)转中书侍郎。义熙十四年(419年)刘裕在彭城建宋国,谢灵运任宋国黄门侍郎。420年,刘裕代东晋自立,创刘宋,是为宋武帝,谢灵运爵位由公降为侯,任太子左卫率。永初三年(422年)刘裕死,少帝继位,谢灵运被权臣排挤出京,任永嘉太守,在职一年,即称病返乡隐居。
元嘉三年(426年)文帝诛权臣徐羡之等,召谢灵运回朝任秘书监,因不受重用,心有不平,多称疾不上朝而肆意遨游。借文帝讽旨令其自解之机,请病假东归,二次隐居故乡。因日夜游宴,谢灵运于元嘉五年(428年)被免职。
谢灵运题跋像[4]
元嘉八年(431年)因决湖造田之事,被会稽太守孟顗告发[5],他上书申辩[6]。文帝知其被诬,未予追究,任其为临川内史。但他依然荒废政事,遨游山水。司徒刘义康谴使收录,谢灵运兴兵拒捕,犯下死罪。文帝爱其才,降死一等,流放广州。
元嘉十年(433)因罪徙广州,密谋使人劫救自己,事发,被宋文帝刘义隆以“叛逆”罪名杀害,终年四十九岁。
灵运颇信佛教,生得一副美须,死前布施,捐出自己的胡须,装饰南海祗洹寺的维摩诘菩萨佛像。唐时,唐中宗之女安乐公主将维摩诘菩萨佛像之须,剪取一半,以备斗草之用。又恐他人所得,因剪弃其余。今遂绝[7]。

元嘉三大家鲍照的诗作特色

编辑
鲍照是南北朝时期文人中成就最高的诗人,与颜延之、谢灵运合称“元嘉三大家”。李白曾把鲍照比作“凤与麟”,杜甫形容李白的诗歌是“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长于乐府诗,最有名的有杂言乐府《拟行路难》18首,五言乐府《代出蓟北门行》、《代白头吟》等。这些诗作广泛地反映社会生活,抒发自己沉沦下寮的愤懑和不平。艺术上能吸收民歌的精华,刚健清新,感情丰沛,形象鲜明,并具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与当时歌功颂德的庙堂诗以及游山玩水、谈玄理、慕神仙的时代风尚迥然不同对唐代的李白、高适、岑参等人的创作有一定的影响。

元嘉三大家人物评价

编辑
虞炎《鲍照集序》
鲍照字明远,本上党人,家世贫贱,少有文思。宋临川王爱其才,以为国侍郎。王死,始兴王浚又引为侍郎。孝武初除海虞令,迁太学博士兼中书舍人。(一本云,时上多忌,以文自高,趋侍左右,深达风旨,以此赋述,不复尽其才思。)出为秣陵令,又转永嘉令。大明五年,除前军行参军,侍临海王镇荆州,掌知内命,寻迁前军刑狱参军事。宋明帝初,江外拒命,及义嘉败,荆土震扰。江陵人宋景因乱掠城,为景所杀,时年五十馀。身既遇难,篇章无遗,流迁人间者,往往见在。储皇博采群言,游好文艺,片辞只韵,罔不收集。照所赋述,虽乏精典,而有超丽,爰命陪趋,备加研访,年代稍远,零落者多,今所存者,傥能半焉。
宋参军鲍照。其源出於二张,善制形状写物之词,得景阳之諔诡,含茂先之靡嫚。骨节强於谢混,驱迈疾於颜延。总四家而擅美,跨两代而孤出。嗟其才秀人微,故取湮当代。然贵尚巧似,不避危仄,颇伤清雅之调。故言险俗者,多以附照。
萧子显《南齐书文学传论》
次则发声惊挺,操调险急,雕藻淫艳,倾炫心魂,亦犹五色之有红紫,八音之有郑卫,斯鲍照之遗烈也。
沈德潜古诗源》
如五丁凿山,开人世所未有。
诗中的“俊逸鲍参军”,就是赞美李白的诗有鲍照的俊逸风格。
《许彦周诗话》
明远《行路难》壮丽豪放,诗中不可比拟。
王夫之
一以天才天韵,吹宕而成,独唱千秋,更无和音。
陆时雍《诗镜总论
  鲍照材力标举,凌厉当年,如五丁凿山,开人世之所未有。当其得意时,直前挥霍,目无坚壁矣。骏马轻貂,雕弓短剑,秋风落日,驰骋平冈,可以想此君意气所在。

元嘉三大家文学成就

编辑
鲍照创作以诗为主,今存204首。《拟行路难》18首,表现了为国建功立业的愿望、对门阀社会的不满、怀才不遇的痛苦、报国无门的忿懑和理想幻灭的悲哀,真实地反映了当时贫寒士人的生活状况。少部分诗描写了边塞战争和征戍生活,为唐代边塞诗的萌芽
鲍照的作品在我国诗歌发展史具有重要地位,主要成就在诗歌创作方面,尤其是乐府诗。被称为“上挽曹、刘之逸步、下开李、杜之先鞭”的诗人。他的骈文亦佳。
艺术风格俊逸豪放,奇矫凌厉,直接继承了建安传统,对后世李白、岑参、高杜甫有较大影响。艺术形式上,大力学习和写作乐府诗,存80余首,有三言、五言、七言和杂言等多种形式。五言诗讲究骈俪,圆稳流利,内容丰富,感情饱满。七言诗变逐句用韵为隔句押韵,并可自由换韵,拓广了七言诗的创作道路。他的乐府诗突破了传统乐府格律而极富创造,思想深沉含蓄,意境清新幽邃,语言容量大,节奏变化多,辞藻华美流畅,抒情淋漓尽致,并具有民歌特色。沈德潜曰:“明远乐府,如五丁凿山,开人世所未有。后太白往往效之”(《古诗源》卷十一)。《芜城赋》借广陵在汉代的繁荣和今时的荒凉来抒发怀古之幽情,被视为六朝抒情小赋代表作之一。散文基本上属于骈文。《登大雷岸与妹书》,抒情议论融合,文气跌宕,辞藻绚丽,兼有骈散之长。
鲍照的集子有南齐永明年间虞炎奉文惠太子萧长懋之命所编10卷。现存鲍照集以《四部丛刊》影印明毛斧季校本《鲍氏集》为较早。明代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本《鲍参军集》最为流行。鲍照集的注释,始于清末的钱振伦,他的注本没有来得及刊行。近人黄节在钱注基础上作了补注,称《鲍参军诗注》,今人钱仲联作《鲍参军集注》,附有《鲍照年表》。他的《登大雷岸与妹书》和《梦还乡》赞美了家乡的山水。今人丁福林、丛玲玲于2012年4月1号出版了《鲍照集校注》。

元嘉三大家鲍照

编辑
代表刘宋时代最高诗歌水平的是鲍照,他与颜延之谢灵运并称“元嘉三大家”。出身庶族,家境贫寒。他的一生,自然也在与士族制度进行抗争,在悲剧与郁闷中徘徊。他没有像左思,在抗争之后心灰意冷,走向归隐,加入陶渊明的行列。而是毫不掩饰其对功名富贵的强烈追求。他才华横溢,当然认为自己理应得到自己所想的一切,“燕然未勒胡雏在,不信我无万古名”。二十多岁,把自己写好的诗献给临川王刘义庆,有人劝阻他,他勃然大怒:“千年以来湮没无闻的英雄异士,难道能够数的清么?大丈夫怎么能因为身份卑贱,而将自己的抱负和才能掩藏,不去辨别好坏,终日碌碌无为,与庸才相处呢?”为了求的自身价值的体现,即便化作一只飞蛾,扑火而死,也比那些藏首藏尾的老庄学者们要好的多。

元嘉三大家屡屡碰壁的英雄 鲍照

编辑
鲍照的深广的忧愤大都倾洒在形式自由活泼的乐府诗里,奔放的节奏,警醒的用语,交缠着冲动,激荡和紧张,涌动,涌动,在诗行里,在诗行外。
他为了心中的理想,也曾结交贵族,结交江湖间的侠客,那时的自己,好春光,好年华,觥筹交错,男男女女,纵情欢乐,纵情吟唱。少年意气,杯酒之间起争杀。血气方刚的往昔,换来的是自己暮年的悔恨和一事无成,牢骚满腹。十年一觉建邺梦,赢得豪门薄幸名。
刘熙载艺概》中说:“(鲍照)慷慨任气,磊落使才,在当时不可无一,不能无二。”在南朝开始大规模盛行绮罗香泽之气时,能够不染靡靡世风,追怀魏晋风骨,的确为中流砥柱。鲍照的寒门抗争集中体现在了《拟行路难》十八首中。
第一首,奉君金卮之美酒,玳瑁玉匣之雕琴。七彩芙蓉之羽帐,九华葡萄之锦衾。红颜零落岁将暮,寒光宛转时欲沉。愿君裁悲且减思,听我抵节行路吟。不见柏梁铜雀上,
宁闻古时清吹音叹时光易逝,华年易老,人生当如何?秉烛夜游,及时行乐。金杯,美酒,玳瑁,雕琴;翠鸟羽,葡萄绣,七材宝帐,九华锦被。奇物送于人,欢乐以忘忧。何以解忧,不独杜康也!韶华的流逝追随容颜的衰老,让悲伤走开,欢乐来相随。世间路本就如此,难于上青天。听我一曲不平音,消尽尔等胸中不平事。君不见,柏梁台上人已逝,且不知,铜雀台上歌声去。
第三首,璇闺玉墀上椒阁,文窗绣户垂绮幕。中有一人字金兰,被服纤罗蕴芳藿。春燕差迟风散梅,开帏对影弄禽爵。含歌揽涕恒抱愁,人生几时得为乐。宁作野中之双凫,不愿云间之别鹤。
豪门深似海,青春年华和爱情自由被枷锁,幽怨的女子,寂寞苦闷的生活。
椒房多华美芳香,美玉绮罗秀。金兰一女,绫罗绸缎,满身芬芳味。春燕双飞,熏风散梅的时节,难从楼阁下。如禁锢的金丝鸟,伫立“笼”中。良辰美景日,开启帷帐小窗,举杯邀风鸟。不想春未赏,酒未干,幽怨暗恨生。虽然悲歌强忍,眼泪强咽,欢乐却无多少。宁做野中之双凫,不愿云间之别鹤。孤独寂寞,虽福贵可以抛弃!
余冠英评论说:“这诗所咏女子,似乎是小家碧玉,嫁在富贵人家但不忘旧日的爱人。”古时被富贵人家当笼鸟养的女子还真不少,这是陋习,自然应该大加批判,但是倘若现代,一些女子甘做笼中的鸟,做什么二奶三奶之流的角色,则是时代的悲哀,文明的倒退了。也有一些男人,为了所谓的前途,振振有辞的说:“放弃爱情,嫁给一个富婆,是为了少奋斗二十年。”无论言辞多么的冠冕堂皇,终究逃不过一个“悲”字。看来,在现实,笼中鸟并不仅仅是女子的专利了。
第六首,对案不能食,拔剑击柱长叹息!丈夫生世会几时,安能蹀躞垂羽翼?弃置罢官去,还家自休息。朝出与亲辞,暮还在亲侧。弄儿床前戏,看妇机中织。自古圣贤尽贫贱,何况我辈孤且直!
面对桌前冷食,焉能下咽,丢弃筷子,搬五岳矗于胸臆,注奔腾于天外的黄河于心间。怒发冲冠,凭几处。战战兢兢,唯唯诺诺,怎么会是大丈夫的作为!岂能为了五斗米折腰,侍奉权贵?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遁迹避喧嚣,货农栖寂寞。弄儿床前,看妇机织,朝夕与亲人相处,天伦之乐胜于官场冷漠。自古圣贤皆贫贱,何况我悲孤且直!
这首诗,分明可见:平静生活掩盖下的一股强烈的感情潜流。隋代的王通说:“鲍照,江淹,古之狷者也,其文急以怨。”鲍照的敢怒敢怨,可见一斑。
国内的地位歧视制度,像紧箍咒,牢牢的控制着天下的人们的思维。鲍照的抗争并不能对这个制度损耗几分,振臂一呼,都被时代的喧嚣淹没。悲愤之余,他将目光投向了边塞,或许,建立军功是一条捷径。他说到,也做到了,担任了临海王刘子顼的参军,开始了戎旅生活。
前期的军旅生活,的确很符合鲍照的激情和奇幻,的确给予了鲍照期盼的刺激与紧张。但现实经不住时间长河的大浪淘沙的洗练,军旅生活中的黑暗和无奈,渐渐映入鲍照的眼中,重重的撞击着他的敏感的心灵。原来,奇妙的大漠风光里,也会有悲慨的人生剧在上演。曾经一次行军,路遇一个已经解甲归田的老军人,曝晒于日光下,艰难的劳作。鲍照下马与之促膝谈,深有感慨,作《代东武吟》:
主人且勿喧,贱子歌一言。仆本寒乡士,出身蒙汉恩。始随张校尉,召募到河源。后逐李轻车,追虏出塞垣。密途亘万里,宁岁犹七奔。肌力尽鞍甲,心思历凉温。将军既下世,部曲亦罕存。时事一朝异,孤绩谁复论。少壮辞家去,穷老还入门。腰镰刈葵藿,倚杖牧鸡豚。昔如鞲上鹰,今似槛中猿。徒结千载恨,空负百年怨。弃席思君幄,疲马恋君轩。愿垂晋主惠,不愧田子魂。
战争的年代,万里征途似乎近在咫尺;平静的岁月,也须多次奔命,不得休息。为国尽忠,是他的一生的概括;马革裹尸,是他的人生的志向。戎马倥偬,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昔年如鹰驰,一往无前;今则如槛中猿,困窘抑郁。收割于垄亩,放牧于水野。虽年老,志犹壮;虽弃置,心仍念。弃席思君幄,疲马恋君轩。愿垂晋主惠,不愧田子惠。愿君王,能仿效晋文公,恋恋有功之人。
鲍照的有意识写边塞诗歌,对后世的边塞诗歌的写作很有影响。他的边塞的范围仅仅局限在南方的一些抗敌前线,而北方他并没有涉足,因而有些边塞诗是根据军旅生活演绎想象的,例如《代出自蓟北门行》。想象了北部的边塞生活。
羽檄起边亭,烽火入咸阳。征骑屯广武,分兵救朔方。严秋筋竿劲,虏阵精且强。天子按剑怒,使者遥相望。雁行缘石径,鱼贯度飞梁。箫鼓流汉思,旌甲被胡霜。疾风冲塞起,沙砾自飘扬。马毛缩如猬,角弓不可张。时危见臣节,世乱识忠良。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
烽火连三月,将士入征程。黑云压城城欲摧,使者络绎不绝,玉门关紧。旌旗一挥,艰险行军,猎猎红旗边塞翻。军中乐曲寄托汉土思恋,旌旗铠甲蒙受北风霜雪。飞沙走石,严寒酷暑,步履唯艰。时危见臣节,世乱识忠良。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气节,忠良,战场是一块试金石。
此诗音节之高亢,气势之凌厉,风力之遒劲,似可见建安时代之风格。
自古南疆多瘟疫,明君重抚不重扰。可惜历代帝王,劳师而袭远,折损兵将无数。鲍照胸中,愤懑无语,唯将长啸倾洒于纸墨。《代苦热行》似乎可见征南将士的鲜血,不是洒在对敌的战场上,而是死在酷热的环境。当年诸葛,渡泸水而死伤众,曹操赤壁,水土不服折损十之三。不知乘风破浪之宗悫,付出能否收获?劝君王,轻爵禄,惜生命,勿使将军怒目争!
为了理想,为了生活,为了祖国,毅然决然的走到边塞,才知道:边塞的生活很精彩,但更重要的是无奈。很多人发现自己被自己的激情给骗了,自己给自己上了一节苦难的历史课,归家无计,才知边塞路上难走。鲍照感于此,作《拟行路难》十四,慨叹戍守无尽头。
君不见少壮从军去,白首流离不得还。故乡窅窅日夜隔,音尘断绝阻河关。朔风萧条白云飞,胡笳哀急边气寒。听此愁人兮奈何,登山远望得留颜。将死胡马迹,宁见妻子难。男儿生世轗轲欲何道,绵忧摧抑起长叹。
十五从军归,八十未能归。关山阻隔,音沉断绝,家书抵万金。朝朝暮暮,暮暮朝朝。北风号,乱云渡,胡笳呜咽,勾起征人万千愁绪。胡笳哀急,风暴将来临。登高远望,家乡在何处?见亲难,难于上青天!悔不该为男儿身,坎坷流离伴边疆!
他并不演饰对荣华富贵的渴望,这是他一生的信念所在。为了功名,他可以“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为了富贵,他可以“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他知道,凭借自己的才能是无法在这个社会立足的。这个金字塔的政权阶梯,每上一步都要有人扶持,而且是强有力的。
他可以把才华来出卖,以廉价的方式获得尊贵的青睐。写写读读肉麻的颂歌,吹捧吹捧王者的呕哑的诗篇。世间的混浊与他没有关系,他可以趟趟浑水,过过势利桥。权贵的一句关心让他惊喜异常,王者的一次赏赐令他发誓效忠。有人斥责他为奴才,有人戏噱其为走狗。他不管路怎样走,目标便是一切,荣华富贵便是一切。殊途同归,他认为走别人所不齿的道路一样能到达权力的颠峰,一样能实现自己傲视天下的意愿。他信奉的是成功哲学,而不是所谓的道德哲学。
但他的地位太卑微,寒门细族是个“耻辱”的标记。他恨自己不生在名门望族,更恨这个社会从他一出生就抛来的讥笑,讽刺和鄙视。他不信人生来就要忍受贫贱,他不信自己没有万古的名声。他不断地挑战社会,不断地挑战自己。他的志向是陈涉的志向,那些王侯将相不是天生的贵种!他不甘寂寞贫贱,做游侠,扬名于天下;进边塞,投身于幕府。市井中时时见他的打斗,军种时时见他的英勇。
每一次的战斗都给他沉重的打击,多少年了,他一直在底层苦苦挣扎,光阴岁月流逝的很快,他很焦急。慷慨悲凉化作了诗文的沉郁顿挫,他有时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真与成功有缘。他有退缩的时候,牢骚满腹,拔剑击柱,义愤填膺
短暂的休整,就是一次新的冲击波,引发更强的欲求和战斗。他恨这个世界的无道,恨自己只能用天道去获得成功。他将仁义廉耻彻底抛弃,投身叛乱也在所不惜。其实,他根本就不去区分叛乱与否,心中的理念就是他的指明灯。没想到他壮志未酬,便死在乱军中。这是他始料不及的,是他根本不会想到的。但,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屡败屡战,竟然还是个败局!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文学 古诗 古代史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