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

编辑:轻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2 23:36:03
编辑 锁定
《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是北宋文学家苏轼的诗作之一。此诗作于元丰八年(1085)。陈季常,陈慥,苏轼为他作《方山子传》。吴德仁,吴瑛,字德仁,蕲州蕲春人。其父为仁宗朝明吏。德仁四十六岁上书请致仕。诗人写吴德仁为主,写陈季常和自我为辅。叙事挥洒自如,在叙事中插入景物描写,用典精切浑化,通篇兴会淋漓。
作品名称
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
创作年代
北宋
作品出处
东坡七集
文学体裁
七言古诗
作    者
苏轼

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原文

编辑
东坡先生无一钱,十年家火烧凡铅⑴。
黄金可成河可塞,只有霜鬓无由玄⑵。
龙丘居士亦可怜⑶,谈空说有夜不眠⑷。
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⑸。
谁似濮阳公子贤⑹,饮酒食肉自得仙⑺。
平生寓物不留物⑻,在家学得忘家禅⑼。
门前罢亚十顷田⑽,清溪绕屋花连天。
溪堂醉卧呼不醒,落花如雪春风颠。
游兰溪访清泉,已办布袜青行缠⑾。
稽山不是无贺老,我自兴尽回酒船⑿。
恨君不识颜平原⒀,恨我不识元鲁山⒁。
铜驼陌上会相见⒂,握手一笑三千年⒃。[1] 

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注释

编辑
⑴“十年”句:十年炼丹而没有成功。家火:家中炉灶之火。凡铅:道家炼丹用的材料。
⑵“黄金”句:炼丹本可以使人成仙,而自己炼丹不成功,未能使白发转黑,未能超凡入仙。用《史记·封禅书》所载汉方士语:“黄金可成,而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也。”
⑶龙丘居士:陈慥的号。
⑷谈空说有:讲论佛学。
⑸“忽闻”二句:苏轼善意地嘲笑陈慥学佛未领会其真义。河东:柳姓。杜甫《可叹》中有“河东女儿身姓柳”句。陈慥之妻姓柳。狮子吼:佛教传释迦摩尼初生时“分手指天地,作狮子吼声”(《景德传灯录》卷一)。另,佛藏中有《佛说长者女庵提遮狮子吼了义经》。苏轼用此两个典故,戏言陈慥与妻子都学佛,却没有妻子领悟得精深,这里并没有讽刺陈慥惧内的意思,后世相沿成说,与苏轼原意无关。
⑹濮阳公子:指。
⑺“饮酒”句:吴德仁不似苏轼学道陈慥学佛,却自然达到高境界。
⑻寓物不留物:欣赏外物,但不贪恋外物和被外物所役。苏轼《宝绘堂记》:“君子可以寓意于物而不可以留意于物。寓意于物,虽微物足以为乐,虽尤物不足以为病;留意于物,虽微物足以为病,虽尤物不足以为乐。”
⑼忘家禅:即在家修炼如出家。
⑽罢亚:稻穗实多而摇动的样子。
⑾行缠:裹腿。与布袜均为行路的轻便装束。
⑿“稽山”二句:当年曾去蕲州,未见到吴德仁。贺老:贺知章,东坡以归居会稽的贺知章自比。李白《重忆一首》:“欲向江东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兴尽:典出《世说新语·任诞》: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仿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⒀颜平原:颜真卿。唐时人,曾为平原太守,为人正直耿介,率军作战勇猛,亦用心仙佛。这里用颜真卿比陈季常。
⒁元鲁山:元德秀。字紫芝,曾为鲁山令。《新唐书·元德秀传》:“苏源明常语人曰:‘吾不幸生衰俗,所不耻者识元紫芝也。’”这里以元德秀比吴德仁。
⒂“铜驼”句:开玩笑地说世事变化急速,以后与吴德仁定当相遇。铜驼,典出陆机《洛阳记》:“铜驼街在洛阳宫南,金马门外,人物繁盛。俗语云:‘金马门外聚群贤,铜驼街上集少年。’”又见《晋书·索靖传》,索靖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
⒃握手:典出《后汉书·蓟子训传》:“后人复于长安东霸城见之(蓟子训),与一老公共摩挲铜人,相谓曰:‘适见铸此,已近五百岁矣!’”

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作者介绍

编辑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汉族,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与父苏洵,弟苏辙合称三苏。他在文学艺术方面堪称全才。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在艺术表现方面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代很有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喜作枯木怪石,论画主张神似。诗文有《东坡七集》等,词

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作品简析

编辑
河东狮子吼”,指太太的吼叫怒骂声。
河东这两句是戏笑他的朋友龙邱居士(陈季常)的可怜,一天到晚只知谈“空”说“有”的论说玄学,谈的直忘了睡眠,他的太太又凶悍又善妒,龙邱居士曾经忽然听到太太如河东狮子般地吼叫声,人一呆,不觉拄杖落手,整个心为之茫茫然。
河东狮子吼”,常被用来形容女人的大发雌威;“拄杖落手心茫然”,常用来形容突然遇到特殊情况或打击时的茫然彷徨,不知所措。
此诗作于宋神宗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此时苏轼已从黄州贬地回来。吴德仁是蕲春人,为当时名士。黄州离蕲春很近,苏轼曾到蕲春兰溪游玩,终未能与吴德仁晤面,引为遗憾。在诗中,苏轼表达了对吴悠闲生活的向往,不管是自己的学道,还是陈季常的念佛,都不及吴洒脱,饮酒食肉,寓物不留物,在家就学得了忘家禅。
龙丘居士四句最有名,乃是因为“河东狮吼”。南宋洪迈《容斋三笔/陈季常》条有如下记载:
陈造(竖心旁加造),字季常,自称“龙丘先生”,又曰“方山子”,好宾客,喜蓄声妓。然其妻柳氏绝凶妒,故东坡有诗:“龙丘居士亦可伶,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
苏轼于嘉佑八年(1063)初识陈季常,当时苏轼在陕西凤翔府任签判。陈季常的老爸陈公弼就是苏轼的顶头上司--凤翔知府。
苏轼等一帮文人骚客经常勾引陈季常狎妓,这事搁谁老婆身上都得吼两嗓子。“师子吼”代表的是“如来正声”,能降服一切歪魔邪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东坡勾引人家丈夫狎妓,也属歪门邪道,应该让柳氏给他来几声“师子吼”,促其觉醒。

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相关内容

编辑
苏轼的好友陈 慥,字季常,自称龙丘先生。陈季常好宾客,喜蓄歌伎,其妻柳氏却以凶悍嫉妒闻名。每当陈季常宴客,如有歌伎在场,柳氏则以杖击壁,客皆散去,陈季常对柳氏多有畏惧。苏轼曾作一诗戏曰:本文来 自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 说友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 手心茫然。“河东”是柳姓的郡 望,陈妻姓柳,故以“河东”指代。陈季常好佛,而佛家以“狮子吼则百兽惊”比喻佛教神威,故苏轼以佛家语与陈季常开玩笑。苏轼此诗通俗风趣,嘲讽了柳氏的凶妒与季常的惧内。后因以“河东狮吼”称悍妇
诗是题赠吴德仁而兼及陈季常,苏陈的友情可见一斑。但,陈季常的惧内声名也因着东坡“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而流传古今。南宋人洪迈在《容斋三笔》卷三《陈季常》条下记载:
陈慥字季常,公弼之子,居于黄州之岐亭,自称龙丘居士,又曰方山子。好宾客,喜畜声妓,然其妻柳氏绝凶妒,故东坡有诗云:‘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河东狮子,指柳氏也。后世文艺作品多以“河东狮吼”为典实。《清平山堂话本·快嘴李翠莲记》中言:“从来夫唱妇相随,莫作河东狮子吼。” 清代题为古吴墨浪子作的《西湖佳话·西泠韵迹》说:“倘入侯门,河东狮子,虽不逞威;三五小星,也须生妒。” 晚清李宝嘉《官场现形记》第三九回:“ 无奈瞿老爷一来怕有玷官箴,二来怕‘河东狮吼’,足足坐了一夜。”清人王文诰在《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苏海识余·卷一》中说:诗云:‘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据《狮子吼经》,佛氏但取其声宏亮,能警大众,无他旨也。河东,即柳真龄,谓柳尝以说经戏季常,并以铁柱杖为棒喝耳。此皆追述嬉笑之词也。 ……注家割截‘狮吼’句,谓妒妇拄杖击壁,妄甚。
明代汪廷讷的《狮吼记》承袭了洪迈一路的看法,故事的梗概是陈慥因为妻子柳氏没有生育,很想娶妾,但柳氏生性奇妒防范很严。苏东坡及佛印等设法感化,柳氏最终幡然悔悟,屈从了丈夫的要求。
《跪池》是《狮吼记》中妙趣横生的一折。陈慥应苏东坡之邀,前往游春,柳氏担心其狎妓,不允,陈誓天保证:“如果有妓,愿意罚打”,柳氏方才答应。柳氏打听到果然有个叫琴操的妓女和丈夫在一起游春。等陈慥回来,以青藜杖责打,经陈慥苦苦的求告,才改罚他跪在池边。恰巧东坡来了,看到陈慥跪池,认为是做丈夫的耻辱,便责备柳氏,还用唆使陈慥娶妾的方法恫吓她。柳氏觉得苏东坡这个朋友太坏了,不但引诱丈夫去游荡,还来干涉自家事情,就把他赶了出去。最后,陈慥还是卑躬屈膝讨饶,才消除了柳氏的气恼。
剧中还有变羊的情节,有的作者据此衍为一出戏叫《变羊记》,柳氏把丈夫绑在床上,陈生的好友苏东坡定计,用一只羊换下陈季常,谎说陈生受气已经变成羊。柳氏大哭,说今后再也不打丈夫,陈季常才回到家中。如果说“柳氏善妒”的情节还有点事实的因素,变羊一节纯是小说家之笔,子虚乌有之事。汪廷讷非向“壁”虚构,而是自他人文中活化而出,欧阳询《艺文类聚·人部》 引《妒记》曰:京邑士人妇大妒,常以长绳系夫脚,唤便牵绳。士密与巫妪计,因妇瞑,以绳系羊,缘墙走避。妇觉,牵羊至,大惊。召问巫,巫曰:娘积恶,先人怪责,故郎君变成羊。能改悔,可祁请。 妇因抱羊,痛哭悔誓。巫乃令七日斋祭鬼神,祝羊还复本形。妇见泣曰: 多日作羊,不辛苦耶? 妇后复妒,士因伏地作羊鸣,妇惊,起呼先人为誓,不复敢尔。为避妇妒而伏地作羊鸣,对妇之妒和夫之愚弱刻画得入木三分。中国有不少羊戏,剧名中有羊字的约有《羊角哀》、《洪羊洞》、《苏武牧羊》、《牧羊圈》、《羊肚汤》、《龙女牧羊》、《变羊记》《红羊塔》《木羊阵》《牧羊城》《审青羊》《乐羊子食肉》等。在这些戏中主人公一般是硬汉子形象,如《苏武牧羊》的苏武,或是忠直之人遭陷害,如《羊肚汤》中的窦娥,羊都是被欺凌的弱者的象征。最富于原形意味的是《碰碑》,剧名中无羊字,但舞台上出现羊形,在杨继业殉国前,舞台上有羊形出现。跟西方的替罪羊形象很相似。《狮吼记》的取材和立意都源于对苏轼那首诗的误读,“河东狮子吼”一典的多义性为接受者的误读提供了可能的空间。保留事实并非戏剧的本质任务,汪廷讷采取时人的流行解读,加以艺术的创造,补入变羊的神话因素,综合而成。戏剧观众也大抵不深究戏剧背后的事实,而是驻足留恋于当下的文本,娱神悦志,少数有文史素养和习惯的观众才得保持智的清醒,对戏剧文本的“神话”性质有所警惕。但,既然已经脱离了事实,那么文字本身也就自成一个传统,诗歌样式的,戏剧样式的《狮吼记》自给自足,内部互相影响,它的衍变并不依赖原初事实。《狮吼记》的演变在当前也并未停止,它家喻户晓的历史基础促使逐利的艺术生产体制不断地以《狮吼记》为原形,重新生产更加适合当前人文艺术消费口味和习惯的艺术产品。1996年,周星驰主演的《大内密探零零发》即是加上占士邦、特务、武打动作等现代因素的现代《狮吼记》。时下热播的三十集电视连续剧《我爱河东狮》,则以后现代的价值观解构了古来对河东狮的正统男人态度。
参考资料
  • 1.    苏轼.苏轼集.南京:凤凰出版社,2014:78-80
词条标签:
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 古诗 历史 中国文学